首页

AD联系:2102450763

环亚官方

时间:2020-02-29 12:32:09 作者: 浏览量:41632

如网页打不开请访问💰【6ag.shop】💰【环亚官方】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,见下图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,见下图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,如下图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如下图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,如下图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,见图

环亚官方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环亚官方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。

正为士空间序

1.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2.正为士空间序。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3.正为士空间序。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4.正为士空间序。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正为士空间序。环亚官方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星彩网

正为士空间序

AG积分王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斗牛技巧

正为士空间序....

沙巴体育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环亚官方

正为士空间序....

相关资讯
澳门线上威尼斯娱乐平台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澳门皇冠体育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广东快乐十分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ag手机客户端

寒春小去,酷爽幽迷,玄心乐也。小计尘俗,大懂于心,颜容静也。或烦事移心,两我相离,录四境海内之事,言诸窃想,曾无笔端霍霍。互联网上,文客云集,微则通明文笔,巨则畅晓慧哲,固非愚人作秀可得,孰能独尊善焉?

微躯不才,蠢蠢微作。幸于百度,品察各色。小哂大噱,自有广阔。不暇中,时空垂垂陨莫,未计俗文,循循百数。不范围,其知大耶?不虚伪,其知信耶?乃无君子掬心,亦无小人为诡,幻也。且属作不类,文即情异,少有恒德,岂能良事?遂恭待盛明品议。

正为士,一介寻常虏夫,命途曲卷,难以兴革。闻大道,知小器,惜于昨,如何安偃?情骆漠!取贤达之遗泽,奉太古之无事,徒以为正心,止旁途苦恪。问自由彩律,寻逍遥文法。得高访则胸次欣,见言讽则灵魂眩,名不弃也,素至上!行也哉,岂俊俗?名也哉,拘其中!生以死志,有无齐同。单心济苍下余辉,泞血畛人间河汉。至兮,不及;辍兮,未縻。生之道也。

望海内、方外,自是者溢目,或以为无比,曾持虚事见礼。呜呼!天下未净,安能弃笔,乃至不虑善恶,身陷污泥!人间世之神域,万维网之帝乡,愚矣!万事自然,终始相替。异者,辩言失极,何以异?一者,顽守专作,何为一?非神之能,非人之力,藐鄙秽俗,司彻司契。

大道绝谜,时空迥异,冥冥驾世,过往何奇?生之极也,是为身殁;乐之极也,是为神哀。故叵独一端,万象入心,反我为外,宇宙为内。不尊我为心主,不圣物为事源,能之至也。言语微察则必疏,大蕴则必虚,于是兴怀,庸讵和同?

不顾人言衅尔,独作此言,少予音韵,闻之鄙陋。空间何在?网寻“正为士”也。而正为士何在,凡有道,则无不在焉!

正为士 亲笔

辛卯年三月十、十一、十二日

2011年4月12、13、14日

....

热门资讯